博客网 > 博客乱炖

一个小店主的非典型生存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杂谈

一个小店主的非典型生存

2016年中秋节前夕,从成都坐高铁到武汉,与在汉的几个同村人相见,目的地武汉东西湖吴家山,同村人开的一家湘鄂菜馆。

从武汉高铁站到目的地,中间隔着一条长江,几十公里路程。人生地不熟的我,求助于乡亲群,“武汉高铁站到吴家山怎么走?”。消息刚刚发出,大伟就提出,“我来接你吧。”群里马上有乡邻问大伟:“你是开车接吗?”大伟直言相告:“我不会开车,我可以叫车。”

我不敢让大伟租车来接我,但被他的真诚感动。我知道,他在汉正街姨妈的门店守店管账,算得上半个当家人,轻易不能离店外出。

他终究跟着乡邻的车过来,守在高铁站出口,见了面,抢过行李,说等我好久了。

失业

大伟放下店里的生意来接我,我有些过意不去。

他一开口就把我怔住了,“在汉正街跟姨妈做了七八年,已经不在汉正街做了,姨妈的那家店也打算到期关闭了。” 

我心一惊,一种不祥的感觉袭上心头。此前一年的20151022日,汉正街几千商户走上街头,与黑物流锦金鸿展开抗争,背后是曾经的“天下第一街”的生存焦虑。而今,他和姨妈的生意遇到了问题,面临重要的生意转折。

大伟的姨妈在武汉做生意20多年,最开始做服装做亏了,后来改做早点,这十年在金昌做辅料做起来了,就挨着中心商城,做的是花边生意。

大伟跟姨妈帮忙8年,每天守在店子里,大伟的老婆在住处负责做饭。

大伟给店子算了一笔账,一年店里流水账不到40万块,毛利12万块,但门面一年租金就要大几万块,还要付水电、物业费,一个门面一年起码开支10万块。还有住房租金,最开始租的140平方米的房子,后来改租只有90平方米的房子,一年也要3万多块租金。这样的生意境况,要客户把账全部结清了,自己没拿贷款的情况下,一家人才能保个生活,如果拿了贷款,一年利息多少就亏多少。

大伟这些年只给姨妈的店子做事,以前一个月3000块钱工资,近四五年一个月5000块钱工资。 老婆一个月2000多块钱工资,两个人加起来一个月7000多块钱,吃住不要钱,只要日用。

而今,姨妈的花边店子不准备开了,大伟说,“我得找点事做。”

创业

像很多在汉正街打工的人一样,失业的大伟生出了创业梦,准备在汉正街开个店,但最终打消了这个念头。大伟说,汉正街生意不好做,赊账太大,钱难收回来,还要拿自己的钱出去赊着,别人不想搞,自己也不想搞了。

最终,大伟决定自己开个便利店,在汉阳火车站附近租了个店铺,有60平方米,就在汉阳火车站地铁出口,做进出站客人生意。谈定的月租金是9000块,一年租金11万多,半年一交,半年要五六万块钱。

大伟调查过了,便利店只需要很少人工,开便利店也没有多大资金压力,除了租金,装修大概需要8万块钱,另外三五万块钱配货,很多货源都是供应商提供,卖了才给钱,这是这些年形成的行规。最打动大伟的是,便利店没有赊账,都是现金交易。

那次见到大伟时,便利店已经租下来,还没装修,大伟想尽快将便利店开起来,先做到年底,看看能挣多少钱,能做的话就考虑开一个分店。

离开大伟两个月后,有一天,看到他在朋友圈发出守店照,邀请朋友光临,以为他的便利店开张了。

我问他:“你的店子开张了?”

他有些黯然:“消防没有过,要等。”

我追问:“大约什么时候开?”

他给了我一个苦笑:“这个不好说。”

2017年大年初一,借着春节问候的机会,我问他便利店开了没有,他给了我一个意外的答复:“说便利店都是泪啊。到现在都还没有开起来。就是业主门面还没有交,还没有完工。”

3月中旬,终于在朋友圈看到他的好消息,“还有几天就OK了,终于装修完了。”配发了一段小视频,亮出了三块红蓝黄三色店招:慕臣便利店。

到这时才知道,这家店已经不是汉阳的店,而是位于汉口江岸区福星惠誉红桥城的店,有135平方米,分上下两层,比汉阳的店大了一倍多,2月份租下的,月租金达到1.5万元,一次交一个季度的租金。汉阳的店则退租了,店主把钱退了。

新租的店投资大了很多,超过了大伟的经济承受能力,他选择了与表弟合伙。

4月初,终于听到大伟的便利店开业的消息。

从在汉听说他租下便利店,到便利店开业,过去了大半年,这大半年里,大伟经历了许多煎熬。

分居

大伟是个乐观的人,喜欢在朋友圈调侃一下自己。有他在的地方,充满欢声笑语。

六一儿童节23:53,已近次日凌晨,大伟发了一条微信:“这么晚还有快递,那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这是一个暴风雨之夜,客人出门不便,把困难交给了大伟,他得穿着雨衣,开着电动车,往小区送外卖。但言语间看不出抱怨,大伟表现的是窃喜。大伟说,喜欢送外卖服务,下雨天和出大太阳的时候一天能接一二十单。

此前的518日,他的便利店与美团合作,对外承接送外卖服务,当天接了3单。

按照大伟与美团的合作协议,美团提取销售额的6%,大伟则一件外卖商品加价一两块钱,一包烟加价5块钱,作为送货费。

大伟的便利店没有专职服务员,只有他和表弟守店,外卖也是自己送,最远要送到5公里外。

凌晨,该关门了,我嘱他回家路上注意安全,大伟却说,不用回家,晚上就住在店里,差不多每天都这样。

每天早上,大伟6点起床,早早打开店门,深夜24点关门。

于是,大伟一家的另一幅图景展现在眼前,一家四口,分居在三个地方。

大伟和老婆同在武汉,大伟在汉口,老婆在汉阳。大伟每天守在店里,妻子在做生意的亲戚家打工,过着同城分居生活,夫妻相隔20多公里,老婆每个月休息时到店里团聚。9岁的女儿跟着奶奶在应城乡下上学,成为典型的留守儿童。

按照乡村的习惯,头胎生女儿的,一般都会选择生二孩。

我曾问过大伟一个问题,会生多一个孩子吗?大伟给了我一个否定的答复,说没有生男孩的想法,态度很坚决。

大伟偶尔在朋友圈晒孩子照片,孩子一脸幸福。问大伟是自己的女儿吗?大伟说是表哥的女儿。

拮据

大伟的便利店开业前,有一天突然发来求助信息:“给我发10块钱,急用!”

我在心里笑了,怎么会缺10块钱!

笑过之后,突然有些自责。也许大伟真的遇到困难了,不得不向朋友开口,真是10块钱难倒老板啊!

我飞快地通过微信红包发去利是,没有问他用途。

我知道,在便利店开业的紧要关头,大伟难免手头拮据。

大伟的便利店是与表弟合伙开的,各占一半。因为耽搁时间太久,店面比计划扩大一倍多,总投资远远超过了他的计划,达到40多万元,大伟说,一个人拿不下来。

聊着聊着,时针指向凌晨,大伟该关店休息了。

大伟热情地邀请我回家再聚。开店以来,他习惯邀请一切朋友前去做客。

大伟:过年回家吗?

我:难说。

大伟:要是回来就来我这里玩。我过年是回不去了。

我:那么忙?过年也不休息?

大伟:我也想过年休息啊!过年的生意要比平时好一些,外面还有一点外债,哪里有心情休息啊,只想多赚点把外债还了。

我:请一个员工吧,不要把自己累坏了。

大伟:请人压力大,自己能做就自己做吧。今年辛苦一年,明年就请一个人帮忙。

大伟说生意还行,只是所在小区还有一大半房子没有住满,等人住满了,他和表弟两个人就忙不过来了,要请人。

问他有没有开分店的打算,大伟说目前还没有考虑。

2017-06-12

一个小店主的非典型生存

 

<< 武汉送气业务转让惊现新骗局 / 珠三角九市纸媒公众号估值榜暨中山...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程明盛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