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博客乱炖

村屋危房化,要不要拆了重建?
这样的危房里还住着留守者和偶归者

留守农村照顾七旬表兄的表侄儿中江,在群里发出一张老宅照片,是上世纪80年代建的砖房,靠近大路边的墙体,顶端出现一指到两指宽的缝隙,几块砖头摇摇欲坠,随时可能掉下来,一看就知道成了危房。

中江通过群消息发出问询:“大家帮忙参考下,梯子能否靠上去?能否把这个角的砖拿几块下来?”

家人惊呼危险。

最终,中江找来两个梯子,对面交叉立到墙边,攀着梯子上去,将松脱的几块砖拿掉,再在墙身撑起一根木棍,阻止墙缝继续扩大。

中江担心的是松脱的砖块跌落砸中人,家人更担心的是,这样的危房还在使用,住在里面太危险,建议维修一下确保安全。

听到维修动议,中江犯难了,这房子不好修,除非拆了重建。

眼下在乡村,村民重建住房,往往在原址重建2层到3层楼房,基建加简单装修,每平方米成本要1000多元,建一幢200平方米的房子,需要20多万元,这样的造价,在城区能买半套房。

中江带来的后续信息让人陷入沉思。他说,自己家族在村里的几个房子都近似危房,村子里许多房子都差不多,不少房子垮掉了。

我知道,空心化的乡村,劳动力基本都进城了,许多房子常年空置,只在年节游子归来时暂住十天半月,基本丧失了实用价值,沦为家的躯壳,诉说凋敝乡村的无奈。

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是,内地人口流失地区泥坯房大多已经垮塌,建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许多旧砖房,因为当年因陋就简,既没有打牢地基,又没有框架结构,不少砌的是空心墙,眼下危房化趋势不可阻挡。许多家庭年节聚首时,拆旧建新成为绕不开的议题,有的为此闹得不欢而散。

前不久,在深圳一家外资企业工作的村邻小辉,来我工作的城市小聚,诉说心事,说家里的泥坯房被村里拆掉了,留在屋里的学生时代日记和早年工作的资料全部丢失,一段宝贵的人生记录被抹去。我能理解他的痛苦,这样的情感撕裂,我感同身受。

惆怅的话题刚刚展开,小辉接到一个电话,是亲叔叔打来的,跟他商量,泥坯房已经拆掉了,小辉父母在老宅旁边后盖的砖房也变成了危房,不如一并在原址重建两幢楼房。

我在旁边听明白了,小辉父亲有五兄弟,家人基本离开村庄外出打工了。小辉的父亲带着奶奶在打工地武汉租房居住,很少回到村庄。春节时,一家人就商量过重建老宅,计划建成楼房,一幢房子的造价约25万元。

叔叔向小辉建议,属于他们五兄弟的泥坯房,由每个兄弟出资5万元建起来。小辉的父亲在武汉做的是临时工,需要养家糊口,这5万元只能由经济条件相对较好的小辉出。

叔叔还给小辉提了一个要求,干脆将他父母建的砖房一起拆了重建,意味着这25万元也需要小辉拿出来。两项加起来,小辉得支付30万元建房费。

电话里,小辉有点犯难,敷衍着叔叔:“你们都给我施加压力!那就按之前的计划搞,你们安排,我听你们指挥。”

接完电话转向我,看到我疑惑的神色,小辉摇摇头:“一下子拿出30万,一年不吃不喝白干了。”

小辉的老宅就在村路边,我每次回村必经他家。他家泥坯房早就荒草封门,还在居住的砖房成了危房,收在我的镜头里,砖房墙身从上到下裂着长长的口子,向外歪倒。家人用木板钉在墙身裂口处,用粗大的树干斜撑着,木板和树干结合处吊垂着几块石头,看上去格外刺眼,成为凋敝乡村的一个缩影。

听得出来,小辉并不愿意重建老宅,他在深圳按揭买了房子,不可能回到老宅常住。小辉早年丧母,父亲后来重建家庭,有了新的三口之家。小辉很难在深圳为父亲买房安居,也不容易跟父亲的小家庭生活在一起,年岁已高的父亲最终要回到老宅终老,为父亲造一个安乐窝似乎是他的责任。

老家危房是否拆了重建,成为一个纠结的问题,这样的纠结,萦绕在无数进城务工经商乡亲心头。许多背井离乡者在问,是抛弃老宅与乡村诀别?还是建一幢新宅留住一点念想?

在感情的天平上,已经背弃乡村的年青一代,不再需要一个徒有其表的乡下新屋;但故土难离的老一辈,仍旧需要乡下老宅栖身。对于新生代来说,谁也不能把老人遗弃在危房里,不然就会落下不孝的骂名。

一段时间以来,人们用进不去城、回不去乡,形容进城务工经商的农民群体的身份尴尬,他们曾经面对的是城市户籍藩篱,尤其是孩子跨省区读书面临中考、高考户籍障碍。

近来,一二线城市拼抢应届毕业大学生,户口补贴公租房优惠政策齐出。深圳为符合条件本科到博士生发放住房补贴1.5万-3万元;杭州为新引进应届高学历毕业生发放生活补贴2万-3万元;6月中旬北京的公租房和自住房有1/3对外地户籍开放。一些城市还对毕业生入户设置优惠条件。如武汉提出,毕业3年内在武汉就业创业普通高校毕业生无须买房,只需提交《申报户口登记表》、户口簿、身份证、劳动合同或工商执照等材料,即可申请落户。

当省会级城市向高校毕业生打开户籍大门,当中小城市大规模放开落户限制,农民进城成为不可逆转的大趋势,甚至中小城市人口大规模向大中城市流动,不少家庭举全家之力在大中城市买房安居。

然而,面对一二线城市爆发式增长的房价,许多家庭只能凑个首付,帮助孩子在中心城市按揭买套房,再没有可能把一家老小迁入城市,不得不选择城与乡的分居生活,年青一代留在城市打拼,老人退守家乡归隐田园。

近期跟乡亲联系,具备条件的家庭陆陆续续在省城武汉买了房,有的新生代为了在省城买房,将老家的房子贱价卖了,彻底与农村告别,只留下老人守护村庄。

去年9月份到成都看望做小生意的族亲宽窄,话题始终离不开房子,宽窄一连声抱怨,前几年错过了一套20万元左右的房子,后来房价涨到万元水平,面对首付都有困难的尴尬,他感慨“今年无论如何要买房”,但若买了房子,做小生意的本钱就不够了。为了帮儿子在成都买套房,他们放弃了回老家盖栋房子的计划,决定等儿子成家立业后,他们回到乡下老宅,将旧房子简单装修一下,留在老家养老。

当新生代义无反顾地投奔城市,在城市耗尽青春的老一代农民工正在黯然离开,他们在城乡之间进退交错的背影,叠加成城市化中国的乡土诘问:我们该弃守乡村还是守望家园?

2017-06-30

村屋危房化,要不要拆了重建?

<< “气铺骗子”现形记 / 杭州保姆纵火为家政市场蒙上阴影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程明盛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