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博客乱炖

气价暴涨是这个冬天最大的寒潮
漫画摘自网络

前不久拜访珠三角“家电走廊”老板,一家刚通过高新技术企业审查的家电企业老板杨先忠,带来一个令人惊讶的市场信息:“今年很多燃气具工厂被壁挂炉救活了。”杨先忠说河北、山东、河南、山西等北方省份今冬大力度推进煤改气、煤改电,推广清洁能源,化解雾霾问题,政府大力度补贴安装壁挂炉取暖,壁挂炉利润是燃气热水器的几倍,转型生产壁挂炉的企业提着篮子涨价,都赚了大钱。杨先忠进而预言,中国天然气将会告急,价格将大涨,并拉动国际天然气价格上涨。

笔者对杨先忠的预言没有太在意,觉得液化天然气和液化石油气都是民生必需品,政府实施了严厉的价格管控,不太可能出现非理性上涨。

近日接待山西晋城太行日报社同行,对方告诉笔者,该报刚刚做了壁挂炉和天然气市场调查,当地出现大面积天然气短缺,群众也用不起涨价的天然气取暖了。

杨先忠的预言被不幸言中,企业家的直觉让人感佩。笔者开始关注天然气和液化气市场行情,传来的信息多少有些令人恐慌。

11月中旬以来,天然气市场价格从4000/吨上涨到11月底的8000/吨,翻了一倍,引起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的高度重视。

据媒体最新报道,12月2日,液厂最高涨价至9600/吨,即将破万,大多数液厂挂牌都在8000以上,南方开启涨价幅度在500-600/吨!液化天然气价格18连涨,再创中国历史新高且部分地区停工业用气。许多司机哭诉,LNG车优势不再,这车该如何跑呢?

这场液化天然气翻番式暴涨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发生,仅用北方冬季取暖的季节性因素解释不通,毕竟,冬季取暖的能源需求是可以预测的,政府应该做好应对策略。

回想起杨先忠关于壁挂炉和天然气价格关系的论述,隐隐感觉,煤改气背景下的壁挂炉市场繁荣是否操之过急。据杨先忠分析,燃气具行业是一个竞争充分的行业,一台500元左右的燃气热水器,厂家只挣二三十块钱,但一台20千瓦的壁挂机,原来生产成本1300元左右,后来市场需求激增,原材料价格快速上涨,生产成本增加到1700元,市场价卖到3000多元,厂家能赚六七百元利润。

杨先忠表示担心,国家煤改气惠民政策虽好,但上得太猛,各地竞相跟风,出现壁挂炉大跃进,一方面,天然气供应难以跟上;另一方面,部分不具备壁挂炉生产条件的厂家也上马壁挂炉项目,一旦出现问题被叫停就麻烦了。杨先忠还预测,壁挂炉市场发展顺利的话,应该有2年好日子,但随着产能急剧增加,价格竞争终将到来,会跟传统燃气热水器一样,斗得没有利润。

杨先忠关于壁挂炉市场的预言需要时间验证,但燃气天然气供应短缺、价格暴涨的问题迫在眉睫,容易影响行业价格预期,诱发行业性跟风涨价,令行业定价失序,加重百姓负担,形成新的民怨。

果然,不利的信息接踵传来,短缺的液化天然气价格暴涨传导到并不短缺的液化石油气领域,暴露的却是人性的贪婪。

在云南昆明,几家气站联合组建的百联燃气协会,在液化石油气出厂价4000元/吨的情况下,将批发价调高到8600元/吨以上,而相距仅几十公里的周边县市气站批发价只有5000多元,批发价相差7成。这样的价格差,诱发了送气行业跨地域进货,增加了危化品运输安全隐患。随后,百联燃气协会与政府部门配合,越权参与执法,阻挡送气行业出城购气,部分送气工因此被打、被拘、被罚,本来休戚与共的批发零售行业之间,从利益共同体演变成兄弟相残,送气行业利润空间被挤占,引发送气行业强烈反弹,批零之间处于分崩离析状态,部分送气工远走他乡,行业生态趋于恶化。

液化石油气行业借机涨价,在贵州黔西南州首府兴义市引发市民反感。据“亮点黔西南”公开报道,瓶装液化气价格从65块涨到100块,兴义用户直呼遭不住!有饮食店反映,从111日开始,煤气公司统一把煤气价格提高,原来15公斤装的气65块钱一瓶,现在提高到了100块钱一瓶,而且每瓶气的容量下调至12公斤。当地百江燃气有限公司经理蔡明光回应每瓶器容量减少时称,现在所使用的钢瓶没有以前钢瓶的质量好,为了安全着想,才降低了充装量,气充得越少,钢瓶越安全。以前一瓶液化气的充装标准是13.5公斤,现在降低到12公斤。

链接新闻:http://www.sohu.com/a/204579849_208935

且不说该公司的钢瓶安全说是否站得住脚,百姓倒是选择了用脚投票,随后上演了气站之间的抢客之争。兴义市目前有5家经营瓶装液化气的企业,瓶装液化气没涨价之前,几家企业的价格差不多,现在只有顺铭气库一家没有涨价,其他几家气库都涨价了,于是,很多消费者选择相对便宜的顺铭气库。但按照规定,如果是其他企业的装气钢瓶,顺铭气库是不给予充气的,于是出现了市民堵门事件。顺铭气库站长曹佐琴受访时暗指堵气库的不只是客户,称另几家气库全部联合起来,堵在顺铭气库门口,不允许顺铭充气。

同一座城市,不同气库零售价格有的不涨,有的大涨,大涨的气库还派人阻拦不涨价的气库正常运作,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零售气价暴涨并非上游出厂价大涨传导过来,而是有气库联手涨价;二是气库经营者境界不同,在是否借机涨价上观点不一,涨价者还试图胁迫同行跟涨,不惜采用堵门的极端方式,涉嫌垄断市场。

显而易见,与液化天然气短缺型涨价不同,液化石油气批发行业借机暴涨属于坐地起价。如果说液化天然气价格暴涨还能用市场供求关系来解释的话,液化气价格暴涨完全可以说是一场人祸,经营者缺少了道德血液。

这个冬天有点冷,气价暴涨也许是这个冬天最大的寒潮。那些“煤改气”后用不上气、用不起气的人,从天然气翻番式涨价中感受到了市场的无情和政策的无力;而那些试图阻挡别人批发廉价液化气的利益结盟者,则撕去了最后的伪装,给这个冬天浇了一盆冷水。

2017-12-07

气价暴涨是这个冬天最大的寒潮

<< “离开了送气营生,我们还能做什么... / 一段百米小区街铺的老板梦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程明盛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