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博客乱炖

“江歌被杀案”罗生门:演变成一场测谎游戏
图片摘自网络


1950年,日本导演黑泽明执导悬疑电影《罗生门》,讲述了一起由武士被杀而引起的案件,以及案件发生后人们之间互相指控对方是凶手的种种事情以及经过的故事。

67年后的“江歌被杀案”审判,在《罗生门》的家乡日本,以案中人无法自圆其说的谎言,上演了一幕现实版罗生门。

杀人犯陈世峰和律师为了脱罪,编造了许多匪夷所思的情节,媒体梳理发现陈世峰五大谎言被揭穿:如陈世峰称作案刀具是刘鑫递给江歌的,或者是江歌随身自带的,自己夺刀时误伤江歌;陈世峰称当晚家里的洗衣机坏了,遂带着衣服出门找洗衣店;陈世峰称当晚买了威士忌去江歌住处,不是为了喝酒壮胆,而是要跟江歌把酒言欢。这些谎言被检察官一一揭穿,最终,陈世峰因信用破产,所有的辩解不被采信。

案件最重要的证人、陈世峰当晚真正要杀的人刘鑫,事发后一直被指逃避跟江歌母亲见面,终被卷进舆论漩涡,其诸多言论存在前后不一,被指撒谎,遭受了一轮又一轮道德审判。

笔者一直不肯评论“江歌被杀案”,因为庭审前杀人犯陈世峰的供述一直没有曝光,警方和检方庭审前一直没有对外披露作案细节,最关键的证人刘鑫迟迟不肯面对渴望真相的江歌母亲江秋莲和社会大众,在缺少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基于道听途说信息和主观揣测的评论很容易走偏。

1220,“江歌被杀案”作出一审判决,江歌母亲举行发布会表示,回国后将和刘鑫对簿公堂。当天下午,刘鑫在实名认证微博“证人刘鑫”发表长文《我是证人刘鑫!我不再沉默!(1)案发现场》,讲述案发后详细经历。

链接博文: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87053788149935

刘鑫的认证身份是“留日学生刑案当事人”,简介称“我写过的文章永远不会删!删了岂不是自己打脸!事实永远是值得推敲的!也不怕被质疑的!”,文章的末尾宣称“如果再有侵害我家人的行动、必将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

这份充满火药味的“檄文”,针对的目标不难理解。

以刘鑫“不怕被质疑”的决绝态度,刘鑫对这篇文章讲述的细节真实性似乎充满自信。

然而,深究刘鑫讲述的细节,与庭审中检方核准的信息对照,发现一些关键信息自相矛盾。

案发当天,刘鑫两度报警,110录音显示,刘鑫报警时,刘鑫对着门外人说“门锁了,不要骂了”,刘鑫当庭予以纠正,称自己说的是“怎么门锁了,不要闹了”。这一纠正,对话对象似乎从施暴者变成了江歌,锁门者也从刘鑫换成了门外的人。这里留下了两大自相矛盾的疑点,一是刘鑫到底知不知道陈世峰就在门外?二是门到底是刘鑫锁的还是门外的人锁的?

如果警方录音表述准确,应该是陈世峰在门外骂刘鑫,要她开门,刘鑫则跟门外的陈世峰喊话,拒绝给他开门;若依据刘鑫的说法,似乎门外的江歌正在跟刘鑫恶作剧,这显然不符合刘鑫报案的逻辑。

警方报警录音显示,警察两度问刘鑫锁门没有,为的是确认刘鑫在门里是否安全,刘鑫都给予了肯定的答复。但刘鑫在法庭上否认自己锁了门,推翻了自己报案时的说法。

如果刘鑫故意篡改报警时说的“门锁了,不要骂了”的语气和字眼,故意否认自己主动锁门避险,她就是在刻意回避实情,一开始就对警方撒了谎,个中动机,合理的解读是,刘鑫希望把凶案变成陈世峰与江歌之间的纠葛,让自己置身事外,撇清自己与江歌被杀的关系。

在博文中,刘鑫说案发当天傍晚的时候,也就是案发10多个小时后,警察带她去现场做见证人,忽然她的手机响了,是陈世峰打来的电话,她把手机给了警察问怎么办,警察不让她接。在这里,刘鑫附了两段加括号的文字——

那时我心里也差不多猜到可能是与陈有关了。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时候,也就是案发两小时,警察已经包围了陈世峰寓所,根据我提供的姓名地址,并且当场就搜出来血衣,血衣上的血迹在法庭上成为最关键的物证。

刘鑫通过这段文字,清晰地表明她案发时不知道陈世峰就在门口,没有跟陈世峰有过言语交流。这样的记录,与她之前在微博发布的一段记录一脉相承,就是表明自己不知道门外的陈世峰。

请看刘鑫之前发布的案发当晚记录——

“三叔,今天打工的时候来姨妈了,好像裤子弄脏了,幸亏打工时有围裙遮着,今天还穿了件长开衫。”到楼下时,她因为这个原因跑回家,“一进门就开橱找卫生巾,准备换裤子,听到外面‘啊’了一声,然后去推门的时候,门嘭的被反推回来了。”

“我就一边看猫眼一边捶门,猫眼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出去。当时我以为房子旧了猫眼脏了,还以为我近视眼没戴眼镜的原因,我就边跑边喊‘再不说话我要报警啦’,就去卧室的桌子拿手机。”

但是,根据有关媒体报道,在法庭上,检察官与刘鑫的对话呈现了另一个版本故事,即报警录音显示,报警时现场有门铃声,有惨叫声,刘鑫还对警方说“姐姐倒下了,快点来”“姐姐的声音很奇怪,我很害怕”,也就是说,刘鑫报警时凶案正在进行中。但刘鑫面对检察官,一概否认报警前后听到了声音,不能不让人怀疑她在努力圆谎。

请看检察官与刘鑫的对话记录:

检察官: 除了“啊”的尖叫声外,你还听到了什么?
刘鑫:
 (报警)电话接通前,我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检察官:
 报警接通后呢?
刘鑫:
 我很紧张地向警察说信息,当时我很混乱,我没有听到声音。
检察官:
 110的录音显示,里面有门铃、有惨叫,你没听到?
刘鑫:
 我印象是没有听到的。
检察官:
 打了两次110
刘鑫:
 是。
检察官:
 第二次为什么?
刘鑫:
 第一次电话,警察让我放心,说很快就赶过来。我很焦虑、害怕,觉得时间过了很久警察依然没有来,想要催一下。
检察官:
 第一次报警到第二次报警期间都在做什么?
刘鑫:
 我在坐着,我想着从猫眼往外面看,但是没看清楚。
检察官:
 有听到外面的声音?
刘鑫:
 没有。
检察官:
 你两次打110,和警察说明的情况属实吗(包括“姐姐倒下了,快点来”“姐姐的声音很奇怪,我很害怕”)?
刘鑫:
 都是我的猜测,我并没有看到。我脑海中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觉得如果我当时不说出点什么事儿来,警察肯定不会来,所以我就凭我的想象在说。

在回答检察官“是否锁上门了”的疑问时,刘鑫给出了与报警时相反的答复——

检察官: 门锁锁上了吗?
刘鑫:
 门自动关上了。
检察官:
 你没有从里面锁上门吗?
刘鑫:
 没有。

法官: 警察来了时,锁是什么状态?
刘鑫:
 我记忆中拧了下门把手,可以往外推。
法官:
 江歌家的门锁,如果在锁上的情况下打开,是一转把手就能打开,还是要有其他什么动作?
刘鑫:
 我记忆中如果上锁,需要拧一下小锁,你们可以去试一下,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江歌被杀案”远未尘埃落定,异国铁窗内的陈世峰会说话,案发时被吵醒并开门与陈世峰对视的邻居会说话,接受刘鑫和邻居报案的警方记录会说话,处在舆论漩涡中的刘鑫也会说话。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刘鑫会在法庭上与江歌妈妈针锋相对,更多真相将被披露,到底谁在撒谎,为什么要撒谎,应该能找到答案。

也许,“江歌被杀案”从一开始就陷入了罗生门,案中关键人物最初说了假话,然后将错就错,将谎言进行到底,不惜以一个谎言掩盖另一个谎言,形成一个解不开的死结,令事件演变成一场测谎游戏。不难理解,随着谎言一个个被揭穿,撒谎者将为自己的小聪明付出代价。

2017-12-22

“江歌被杀案”罗生门:演变成一场测谎游戏

<< “当年我18”刷屏:中老年人与0... / 摈弃告密文化应从校园抓起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程明盛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