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博客乱炖

一个送气工的孙儿周岁宴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杂谈

一个送气工的孙儿周岁宴
     
图片摘自网络

族亲Q从千公里外的谋生地贵阳打来电话,热情邀请我到贵阳参加他孙子的周岁宴,顺便在周围走走看看。他带给我一个令人欣慰的信息,他不久前买了车,我到达后可以开着这辆车自由行。

言谈之间,感受得到Q的喜悦之情,他希望亲朋好友分享自己的成功。

Q跟我家是一个房头的,他的父辈曾借住我家房子。每年大年初一相互拜年,相约祭祖。每逢婚丧嫁娶,就是一个房头的团聚之时,一忙就是两三天。这些年,大家天各一方,互相之间很少走动,那份牵挂却与日俱增。

Q与我年龄相仿,曾经同班走读,一起往返。他初中毕业后参军入伍,在部队入了党,我们曾保持一段时间通信。转业后,他早早结婚,生下两女一男,加入超生游击队,远走他乡打工经商谋生,好不容易盼来的儿子,寄托了他传宗接代的愿望。而今,这个儿子为他添了孙子,一场异地他乡的周岁宴,沿袭着家乡的传统,把一个家庭的异乡生活展现在眼前,我欣然受邀。

行前值完连续一周夜班,周一登上前往贵阳北站的动车,4个多小时的行程,目标城市就到了。想想我们20多年不曾相见,其实相距只有几个小时。

Q在电话里告诉我,住在贵阳火车站附近××路。我登上直达火车站的621公交,很快陷进贵阳下班的车流高峰里,公交车走走停停,Q不断电话催问我还有多远,说一家人等我吃饭。于是,我选择中途下车,坐出租车前往。

夜幕中叫停一辆的士,上车后告知目的地,司机犹豫了一下,给了我一个不太友好的提示,“如果你提前说去××路,出租司机十有八九不会去。”我表示不解,司机却解释开了,那里修车门面比较多,灰尘大,黑车揽活的多,一不小心就堵在里面动不了。

从解放路天桥转入××路,道路突然收窄,只有双向两车道,街面变得杂乱,路边停着一些破旧的车辆,路灯和车灯下,空气中漂浮着厚重的灰尘,车辆过处尘土飞扬。后来知道,这条路10年前只有一条土路,两条敞开的下水道臭气熏天。后来下水道被封闭,改造成水泥路,因为靠近火车站,开了很多货运部,整天泥头车和货车出没。后来货运部搬走了,这条路也萧条下来。

正在寻找目的地,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喊我名字,知道Q的住处到了。

将行李拿下车,Q夫妻将我的行李箱接了过去。他们的住处就在身后,一道绿色卷闸门开着,门里摆着一个“7”字型金属货架,低层斜面货架上摆着灶具和配件,高层平面货架上摆着包装着的灶具,门口立着一个结算台,结算台后面门洞进去就是卧室,从外面看进去,能看到贴墙晾衣绳上挂着衣物。一切都灰扑扑的,就像门外的天。

推开房屋后面的窗户,紧连着重重铁轨,是进站前的模样,从这里到火车站,只有约2公里距离。

放好行李,Q开着摩托车前面先走,Q的妻子领着我沿着来时的路往外走,几分钟后到了这条路上一家做砂锅清水烫和酸辣汤的店子,Q的儿子一家三口和大女儿一家三口已经等候在此。到这时我才知道,Q夫妇、大女儿一家和儿子一家做的都是送气的营生,兼卖灶具,其中,大女儿和儿子一家合伙送气。当天,Q的小女儿没有到场,大学毕业的她在贵阳一家地产公司从事广告设计,当晚加班到很晚,这样的加班比较常见。

Q要了一瓶2.5两的劲酒和一瓶红牛,勾兑到一起,这样的喝法比较少见。Q说,这样喝了提神。

正吃着饭,一个客户打来电话要求送气。Q走到店里,从厨房拿出一瓶气摆到餐桌边,催着同桌吃饭人,谁先吃完了谁送去。原来,这家店是Q的老客户,店家常年用Q送的气。Q家的接待也多选择自己的客户,平时,Q给这样的固定客户配送液化气,适当预留一些,接待时遇到客户急用气,直接从店家拿走气瓶,过后补上。

当晚,一家人都没有开小车过来,我有点疑惑。后来在店门口看到他们的爱车,那是一辆长安小面包车,刚买了3个月。买回来后,将车厢内座椅拆去,专门用来拉气,主要由儿子和女婿开着。Q说,刚买来时,3天没有人摸车,他天天把车启动,自己又不敢开。后来女婿来围着车转了一圈,第二天才大着胆子开车上路。有了这台车,他们不用开着摩托车到位于远郊的气站拉气,拆去座椅的面包也难以用来载人。这台车连着他们的生计,我当然不能开着自由行。

后来,Q的亲朋好友陆陆续续从全国各地赶来,兄弟姐妹从谋生地云南、贵州的谋生城市前来;儿媳的父母从家乡湖北赶来,儿媳的姐妹从谋生地成都赶来;女儿的公公婆婆一个月前辞了江苏的工作,来到贵阳,公公帮小儿子的送水店送水,婆婆在街头摆了一个临时水果摊,一个月下来也有几千块钱收入。

周岁宴设在当地有名的“十八碗”,当天席开8围,许多客人是一起出来打拼的同乡,分分合合后各奔东西。周岁宴现场,清一色的乡音,晚宴前照例麻将伺候。

送走客人,已经是深夜十一二点,Q没有休息,而是骑上他的那辆红色摩托车,驮着满满六瓶气,直奔夜市,那里是他的主要客源地,仅青云路夜市就有20多个客户。他一路给需要的客户补充气瓶,收回空瓶,收取费用。忙活完了,他在一家客户烧烤档前坐下来,叫上两瓶啤酒。Q说,有时老板送上一瓶2.5两装劲酒。他在夜市一次消费2瓶啤酒、一瓶2.5两劲酒,花20元,天天如此。

当晚,Q特意打了包送到酒店房间,已经是凌晨2点多,Q把几个客人叫醒,热情地请大家吃宵夜。正吃着,Q接到一个电话,是一家店打来的,说是气用完了,要马上送过去。Q满口答应,随后一个电话打给儿子。酒店就在儿子住处附近,储放气瓶的地方相距不远,他想让儿子起来送气,但睡梦中的儿子当晚太累,不肯起床。最终,Q决定自己送,他叫儿子将库房钥匙送下来,对我们说声抱歉,走出酒店房间。

行前,我提醒他,以后少喝点酒,注意安全,也注意身体。但他笑笑说,身体很好,肝脾都没有问题。

说这话时,Q身上还带着伤,是一个月前与多年合作伙伴冲突时留下的。那天,他的一个老客户被人抢走了,老客户告诉他,改用别人的气,不用他的气了。Q一听就火了,声言要找对方麻烦。老客户不许他找对方麻烦,连Q的气瓶也不退。盛怒之下,Q推翻了老客户的桌子,老客户一拳头打过来,Q也不含糊,抡起脚边一个啤酒瓶,挥向老客户头上,后来老客户为此缝了几针。随后,老客户叫来了弟弟,暴打了Q一顿,Q腿上的淤青一个月都没有消除干净。Q说,对方是明伤,自己是暗伤,吃亏不小。事发后,警方到场处理,在警车里,对方对他动手,他用胳膊肘抡过去,伤到对方眼角。当天双方都进了医院,Q为此花了几百块钱,要找对方付钱,一直等待警方处理。

边说着,Q边挽起裤腿,露出淤青的小腿,说喷药就发青,可能是喷的云南白药有问题。

 

目送Q消失在走廊尽头,看着他在贵阳凌晨的路灯下,带点醉意骑上那辆跟随多年的摩托奔向夜市。

忽然想起Q曾经投资气站的旧事,很难将他的境遇与气站股东身份联系到一起。

送气者中,许多年流行合伙开气站,但分分合合。2007年,一批送气的老乡合伙在贵阳清镇市投资建设了一个气站,总投资120万元,Q投入6万元,占股5%,第一年分红1万元,第二年分红5万元,两年就收本本金。但气站内部出现不团结,说要卖掉气站,退掉了Q等几个小股东的股份,事后气站继续经营,Q认为是大股东为了把小股东踢出来。

Q说,开始办气站时,有勇有谋的人没钱,把小股东拉进去,赚了钱把小股东踢出局。就是这样一个气站,如果保留股份,不仅每年能够获得分红,气站价值后来也超过了1200万元,等于当初投资额的10倍以上。Q叹息,如果当初不退股就好了,可惜当初自己签了字按了手印同意退股。他感叹,周围几十个气库,投资的老板都发财了,开几十万元的豪车。

说这话时,Q的妻子在旁边,问了我一个问题,“现在告他们有用吗?” 

2018-06-07

一个送气工的孙儿周岁宴

<< 在夜市看见中国 / “二房东”攻占警务宣传栏:炒房团...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程明盛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