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博客乱炖

一个村庄的终极追问:我们的根在哪里?

左步村是一代伟人孙中山先生的祖居地。

106年前的1912年,527,辞去临时大总统职务的孙中山回到香山省亲,次日(528)专程回祖居地左步村孙氏宗祠谒祖。当天,孙中山一行乘坐的船只抵达左步村,在左步码头上岸,经中兴里牌坊闸门进村,与宗亲聚会合影,留下一个村庄的荣光。

去年正月初六受邀参加左步村孙氏宗族一年一度的灯酒会,特别留意了两个远道而来的家庭,一番追问后发现,一家凭着父辈留下的线索,找不到在村里的一丝线索,另一家当众留下姓名和影像,村里却没有一个人认出他们。

他们的寻根之旅,发出了一个村庄的终极追问:我们的根在哪里?

贺知章的《回乡偶书》里留下了古人的乡愁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眼下,这样的一幕幕在乡愁中国频繁上演,成为一个时代的精神印记。

左步村孙氏宗族灯酒会传统自明代始,已历600多年,日寇侵略时中断,1993年恢复。

灯酒会当天,孙中山胞兄孙眉的曾长孙、时年78岁的孙必胜携夫人参加了灯酒会。

现场席开20多围,许多左步孙氏宗亲从世界各地赶来,见面之后相互打听。看得出来,许多人互不熟悉。


一个村庄的终极追问:我们的根在哪里?
这对九旬夫妻是当天灯酒会上最年长者

一个村庄的终极追问:我们的根在哪里?
后辈围着九旬夫妻拍照

祠堂正中央一桌,迎来了一对九旬老龄夫妻,随同前来的后辈忙着为老人拍照(如图)。我试着问参加灯酒会的一些接待者,都不认识这一家人。我没好意思冒昧地追问老人,留下了一个大大的疑团。

餐叙时,这一家人逐桌给宗亲敬酒,自称孙进林(音)的年轻人一边敬酒,一边高声介绍自家,“我叫孙进林,是孙志刚(音)的儿子,孙志刚上面是孙文刚(音),孙文刚上面是孙正理(音),我们家现在小榄也有,成都也有,上海也有,加拿大也有,美国也有。”

事后,我凭着相片向村干部问询,打听这家人的来历,被告知他们也不清楚。

一年多时间里,我试过多种途径核准这家人身份,都没有结果。

721,再次到左步,巧遇18年前从村里嫁到香港的林小红,她说左步在国外和港澳台的乡亲组建了“左步大学”群,都是从左步走出去的人,群里有200多人,常常聚谈家乡事。忽然想起去年灯酒会上遇到的这家人,把相关资料发给她,让她帮忙辨认一下。得到的结果再次令人失望,她说自己是村里阮姓家人,对村里孙姓人不熟悉,且群里多是年轻人,对走出去的老一辈村里人并不熟悉。


一个村庄的终极追问:我们的根在哪里?

一个村庄的终极追问:我们的根在哪里?
孙健学拿着父亲孙志云的“墨宝”到左步寻根

 

当天灯酒会上,轮椅上的73岁老人孙健学拿着父亲孙志云的“墨宝”,带着子孙一大家子回左步寻根。

孙志云1952年填写的一份《行政系统干部交待和资产阶级关系登记表》显示,其时年41岁,时任中南区赣州木材分公司练习生。表格只填写了正面的“交待”部分,背面的党团小组讨论意见、党团支部意见、备考部分都是空白,疑似交待表底稿,却被主人细心保管了起来。

孙志云的孙子孙毅说,交待表是姑姑清理爷爷遗物时发现的,里面记录了一家人不知道的家史,第一次知道自己祖籍左步,在左步“有屋一栋,系祖上遗产,与堂弟共有”。交待表转到父亲手上保存,2013年,年迈的父亲把这份传家宝留给了长子孙毅。

孙毅说,遗憾的是,爷爷的交待表里没有留下自己堂弟的名字,生前不曾说起祖籍地中山南朗,一家人的记忆中只有一个故乡——河北唐山。孙毅一次次到左步,但找不到祖屋和爷爷堂弟及族亲的影子,查询族谱也找不到家族的蛛丝马迹,寻根的线索在村里中断。


一个村庄的终极追问:我们的根在哪里?
灯酒会上来了当年回村知青

当天的灯酒会上,来了几个当年知青,带着孙辈坐满一桌,都是唐山孙家庄的后代。当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前,他们散居在全国各地工矿企业,主要集中在后来的北车、南车,当年被父辈安排回祖辈故乡左步村插队,把自己最好的青春留在了祖辈故乡。饭桌上,知青说起当年朦胧的爱情和后来的各奔东西,更多的是久别重逢的喜悦。

而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忽然将左步人与唐山孙家庄人的历史连接到了一起,看到了一个时代的影子。

1878年,香山人唐廷枢创办开平煤矿后从家乡招募工人,左步孙姓很多人去了唐山,聚族而居形成孙家庄。孙中山曾两次到唐山看望宗亲。但唐山大地震时孙家庄被夷平,当地祖坟不复存在。

很长一段时间里,左步孙氏宗亲会上的追问萦绕在心头,久久挥之不去。他们同根同源,身上流着一样的血,却在宗族的灯酒会上成了“陌生人”,甚至在宗谱上找不到自己的根。

当天灯酒会现场负责接待的宗族负责人说,宗族许多人早年离开家乡去了海外和国内其他城市,跟家乡联系越来越少,许多人断了联系。左步村被孙氏尊为“族长”的孙燕谋说,离开家乡的人,两三代之后可能就接续不上了。

2017-07-21

 

附:行政系统干部交待和资产阶级关系登记表(孙志云) 

现名:孙志云

籍贯:广东中山南朗镇

年龄:41

何时参加工作:1950.7

现任职务:中南区赣州木材分公司练习生

出生:1911

略述简历(社会阅例)
我原籍广东省中山县左步头村南朗圩人,现年41岁,爱人滕萍家庭服务,两个男孩,一个女孩,都在求学,生活来源靠工薪收入维持,在家乡有屋一栋,系祖上遗产,与堂弟共有。
我系1911年生于河北唐山市,一家五口父母兄妹连我,父兄先后在北宁路唐山制造总厂、北京财政部印制局做工,一家的生活及求学费依靠父兄工薪,母亲替人家做针线维持的。
七岁起私塾一年,小学五年,在母亲教育应该争取进步下起先是很积极的,后来父兄先后去世家境更艰难,我就毅然弃学商,在天津中原公司做过两年练习生,这是16岁的过程1927年。1928-1936年先后做过河北唐山、秦皇岛及福建建瓯电报局雇员(担任电报收发、会计业务)。

资产阶级思想意思根源的分析批判,以及与动党团、帝国主义的关系

1937-1949年先后做过伪江西省保安处及军区会计员,在这个时期由于自己浓厚的向上爬思想,随着腐朽的资产阶级生活,吃喝玩乐都产生了,为满足这些欲望,靠有限的薪水是不行的,也就不能不走上贪污道路,那个时候是不以为耻的,后一段通货膨胀、物价高涨,薪俸收入无法维持最低生活,现在检查起来,一方面由于社会风气制度的影响,一方面由于自己思想落后,主要的还是受了帝国主义的军事、政治、经济侵略,把我国变为殖民地、半殖民地所致。
1940
年在伪江西省保安处会计室集体入国民党,解放前机关结束(伪江西省军管区)脱离了关系,到现在为止我知道的在军管区的一个同事徐绥亭及他在南京军中广播电台的一个同事张德仁在台湾海军仓库工作,解放后没有通过信,另外还有我的内弟滕珣滕一鸣解放前在上海来过信说到台湾,解放后也没有来过信。

与地主的关系

194912月我由本市南市街羊?巷搬到南门外白云乡周润生家,在先他是富农成分,本身是自由职业者(医生),后来升为地主,在那个时候才看到贫雇农终日劳动,不得温饱,被残酷的剥削和地主的孩子欺负雇农孩子的可恨。
一个村庄的终极追问:我们的根在哪里?

<< 刊发“淄博无问题疫苗”被问责的媒... / 送气工转了铺子去理财,自称两个月...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程明盛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