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博客乱炖

给记者发送律师函的“二房东”被拘

调查“二房东”炒作厂租问题后,接触了东莞几家企业与“二房东”——某实业公司罗某某的租房纠纷,相关企业多次向警方报案,称遭遇“二房东”敲诈勒索。凭直觉判断,“二房东”借似是而非的企业“窃电”行为,以停电堵厂恐吓等方式,逼迫企业补缴大额电费和滞纳金,隐藏着“二房东”变相加租的套路。于是,以隐去企业名和人名方式发帖,质疑“二房东”行为,意在提醒更多企业警惕“二房东”猫腻,不料惹来麻烦。

不期而至的侵权投诉和律师函

帖文发出不久,某实业公司和罗某某以相关企业人员跟帖评论为由,自己对号入座,指责本人侵犯对方名誉权,先是向腾讯发起侵权投诉被驳回,随后于6月11日给本人及所在媒体发出律师函,要求本人删帖。

本人无意招惹官司,几番纠结后删除相关帖文。随后一直在等待,等待官方结论,终于等到了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关于“二房东”(其实是三房东)与相关企业经济纠纷的几份判决书,得到了法院认定的部分事实。更令人意外的是,随后等来了罗某某及其另两位同事被拘的消息。

隐隐觉得,罗某某3人被拘,跟法院判决认定的部分事实存在逻辑联系。

据法院认定的事实,201698日和11月21日,东莞市×泰五金材料有限公司(简称“×泰五金”)有关人员与罗某某两次签订《厂房租赁合同书》,将长安镇涌头社区一处无证厂房租给“×泰五金”,月租金6.15万元,租期6年,至2022年10月1日止。

“窃电”指控逼停工厂

2017年11月,罗某某认为“×泰五金”存在窃电嫌疑,双方协商后同意共同购买一个新电表和互感器进行安装并与旧电表同时测量,2017年11月11日至16日期间,双方对新旧电表的读数进行了14次抄写,结果显示该期同日电表记录用电量为7628度,新电表记录的用电量为9752度,两者相差2124度。罗某某主张根据上述新旧电表的读数对比可知,两表记录的用电量差值比例在27.84%,由此可以推出2016年9月至2017年12月期间“×泰五金”少缴了27.84%的电费,故要求“×泰五金”补足电费差额并支付相应的滞纳金。“×泰五金”怀疑电表被做了手脚,反驳称两个电表的读数差异仅能证明原电表在检测期间存在误差,但不能证明其一直存在误差,并提出应按照租赁期间罗某某向供电部门缴纳的真实用电总量减去园区各租户(除“×泰五金”)此段期间用电总量的方法来计算“×泰五金”实际用电量。但罗某某拒绝采纳这一建议。

随后,罗某某方两次以停电相要挟,逼迫“×泰五金”补缴“偷电”推算出的电费159608.19元及滞纳金137415.03元。

×泰五金”方主张罗某某分别于2017年11月24日、12月15日两次对工厂进行停电,其中第一次停电至2017年11月29日,第二次停电后因工厂已经停工,故不清楚何时恢复供电。

庭审中,罗某某承认其于2017年11月25日对“×泰五金”作出第一次停电处理,经长安镇政府协调,三天后即恢复通电;第二次停电则发生在2017年12月23日,因“×泰五金”迟迟不肯配合罗某某对电表进行检测,罗某某才进行第二次停电。

罗某某方面还利用阻拦企业出货的手段,逼迫企业补缴“偷电”推算出的电费。“×泰五金”方主张罗某某及其工作人员在2018年1月24日、2018年1月25日及3月21日多次阻拦工厂出货,并提交了报警回执及受案回执为证。上述材料显示,当地派出所先后受理了企业主报案称黄某某(2018年1月24日)、杨某某( 2018年1月25日)、黄某某及杨某某(2018年3月21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罗某某承认其工作人员存在上述阻拦“×泰五金”出货的事实,但主张系工厂拖欠费用在先,罗某某该举动属私力救济范围,且工厂报案后公安机关已将罗某某的工作人员带离,并未造成损失。

值得玩味的是,今次与罗某某一道被拘的正是黄某某和杨某某。

×泰五金”方面称,2017年12月15日第二次停电之后,工厂就陷入瘫痪。厂方称受“二房东”罗某某停电要挟、威胁恐吓及多次阻拦出货,导致其停产停业,发生房租损失、停产工资损失、炭化炉损失、经营损失共51万多元。

藏在判决书里的警方记录

法院调查显示,“×泰五金”认为罗某某实施的行为涉嫌犯罪并报案处理,当地派出所传唤相关人员进行调查并制作了笔录,笔录内容中与双方官司争议相关的有:

“二房东”罗某某方以“变压器公关费用”名义,向不止“×泰五金”一家企业分别收取1.5万元费用。某热处理有限公司一员工称,2017年8月份变压器燃爆后,“二房东”杨某某让该公司交1.5万元,但其不同意。变压器修好后“二房东”对该公司做停电处理。后该公司支付1.5万元后才通电,通电后一个月左右,“二房东”把该公司本来400A的闸刀换成了150A的闸刀,导致该公司的机器只能运行三分之一。园区另一家五金厂总经理称,“我曾听老板说过,房东黄某某每次变压器燃爆都有找过他分摊维修费。”

罗某某称1.5万元“变压器公关费用”系变压器的维修费用。“二房东”杨某某承认其向“×泰五金”出具了1.5万元的“变压器公关费用”,并称其文化程度有限,故写了公关费用,实际上收取该费用是为了加急维修。

×泰五金”方面还向警方指称,“二房东”人员手持斧头到厂威胁。“×泰五金”一位刘姓员工称其于2018年1月1日看到四个男子在“×泰五金”门口大声嚷嚷,其中一名“年纪约30岁、身高约170公分、身材偏胖”的男子手持斧头。“×泰五金”法定代表人熊某某的配偶称,其于2018年1月1日上午看到“房东罗某某手里拿着一把斧头往厂后面走,然后走了一圈又出来。然后指着我们说让我们明天搬走,明天要封厂。还指着曹姓员工说明天不走就剁她一只手。”

法院认为“窃电”指控不成立

值得玩味的是,“×泰五金”与“二房东”经济纠纷中,引发“二房东”停电堵厂威胁等破坏性行为的“窃电”事件,被法院认定不足以证明“×泰五金”存在窃电的情形,驳回“二房东”罗某某要求“×泰五金”补交电费及支付利息、滞纳金的诉请。

法院分析如下:

其一,虽然在新旧电表对比期间电量存在差额,但是相对于双方已经履行的租赁期间而言,5天的对比期间太短,至多只能证明该期间旧电表计量的读数有误,并不足以推定旧电表一直处于错误计数的状态。

其二,“×泰五金”承认在两个电表对比期间旧电表存在误差,其对应的法律后果是“×泰五金”应向罗某某补足该期间的电费差额,但是,由此并不能推出新电表记录的用电数量必然准确,因为电表的读数与电表、电路及用电设备均可能相关,在没有综合检测之前,难以认定必然是旧电表存在问题。

其三,案涉厂区内存在多家企业,在没有购买新旧电表对比之前,罗某某一方即提出“×泰五金”一家企业存在窃电行为,缺乏合理性,罗某某亦不能提供证据予以佐证。同时,罗某某及信访部门均提议罗某某提供案涉厂区的总电表以及厂区内各企业的分电表的用电量,以此计算差额来判断“×泰五金”是否存在窃电行为。该提议具有一定合理性,并可以结合电表对比情况来综合判定窃电事实是否存在,但罗某某始终拒绝以该方式进行核算。基于上述罗某某的不合理行为表现,不能排除厂区电路或电表本身存在问题的可能。

其四,双方发生争执后均曾进入电房,现场已经遭到破坏,目前已不具备对电表是否准确进行司法鉴定的条件,且罗某某亦明确表示不申请鉴定,由此而导致的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应由主张权利的一方即罗某某承担。

综上,罗某某一方提供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泰五金”存在窃电的情形,其应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法院对其要求“×泰五金”补交电费及支付利息、滞纳金的诉请,均予以驳回。

×泰五金”和另一家同样被“二房东”指控“偷电”并补缴60万元电费和滞纳金的企业老板提供消息,目前有关方面正向厂方调查,案件有望获得进展。

2018-09-20

给记者发送律师函的“二房东”被拘

<< 留守农民夫妻:帮我找份长工做吧 / 跟乡下人说乡村振兴,城郊人笑了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程明盛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