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博客乱炖

留守孩子长大了,家人的烦恼也许才刚刚开始?
“三和大神”剧照(图片摘自网络)

把儿子送到部队,儿子半个月就当了“逃兵”,跟着父母打工一段时间就玩起了失踪,将父母拉黑,只在要钱的时候跟父母联系。

女儿尚未成年,一次父亲责骂后,女儿离家出走了,几经辗转,仍不肯回家。

儿子中学毕业后上了高职院,对读书提不起兴趣,提前结束学业踏上社会,到酒楼打工。不久,嫌工作累且不自由,又要求另找学校读书。

当亲朋好友把这样的家庭隐私和盘托出的时候,我被他们的坦诚感动,对他们的痛苦感同身受。

我知道,这不只是几个人的焦灼,在他们身后,是长大了的留守一代,一些年轻人的生命基因里缺少爱和责任。

那一次见到一位同学,知道她在省城武汉有了房子,有了商铺,多少年打拼终于安居乐业,我为她高兴。

谈起双方的孩子,想不起她儿子的模样,印象里不曾见过。

她说,把儿子送到了部队,快转业了,跟公汽公司联系好了,计划让儿子学开车,学成后到省城公交车公司当司机。

后来在她的店里见到她儿子,高高瘦瘦的,古铜色皮肤,理个平头,看上去很英武、帅气,保留着行伍的痕迹。

她儿子言语不多,我跟他只有眼神交流,大约是不熟悉的缘故,彼此没有探究的愿望。

她告诉我,其时,儿子正在学开车,偶尔在店里帮帮手,听得出来,她对儿子的未来充满期待。

最近的一次返乡,没有见到她,偶遇她的父母,问起孙子,她父母一连声叹息。

我:孙子到公汽公司开车了吗?

她父母:孩子没做事了,开了几天车就不开了。

我:现在孩子跟以前不一样,可能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她父母:跟以前不是一般的不一样,那么大的小伙子,在家玩了吃吃了玩。孩子说不开车,我说光靠个老的怎么行?老的几十岁了还弄给你吃!孩子不晓得想,冇得办法。

我:跟孩子说说,让他自己找一份工作吧。

她父母:那还不能说,说了怕他跑了,要是跑了还得到处找人。

末了,她父母感叹几句:报应啊!都怪他做孩子时不让他做事。

她父母的反思也许道出了许多留守老人的心声,他们在儿女外出务工经商时留守大后方,照顾孙辈,担起了教育孙辈的重任。但农村人知识层次的先天性不足,加上对孙辈的天然溺爱,让他们的爱往往停留在嘘寒问暖状态,对孙辈的学业成长和为人处世爱莫能助。

村里一双留守老人在家乡照顾孙辈。我回乡见了老人,说起儿孙,老人说,儿子媳妇生意忙,春节也不得闲,多年没回家了,暑假时把孩子送过去,开学前接回来,都是一边送上车,另一边到站接。老人说,儿子媳妇每个月给1000块钱他们养孩子。我掂量了一下,这笔钱在农村养一个孩子比较宽裕。

老人说,孙子在镇里学校读书,嫌学校伙食不好,经常到外面饭馆吃饭。听得出来,他们觉得孙子有些大手大脚,但有些无可奈何。

2年前在老人的儿子媳妇经商地找到他们的店子,是一家临街的店铺,卖厨电兼送液化气和桶装水。他们说6年没有回家了,儿子当时在家乡一所技校就读,在武汉实习兼打工。他们感叹,儿子读书不行,没人管是差些。不久前知道,他们的儿子技校毕业后去了深圳工作。

最近一次回乡见了两位留守老人,问起他们的孙子,老人说,孙子不在深圳工作了,换到了东莞工作。

隐隐感觉,这孩子换工作的频率太快了。

想起一些熟悉的老板的抱怨,现在的新生代农民工,职业忠诚度不足,跳槽太轻率,一不开心就走人,有时连工资都不要就不辞而别。于是,招聘成为老板们的一大难题。

最记得日本NHK电视台在深圳拍摄的《三和人才市场 中国日结1500日元的年轻人们》,那里一度聚集了一批被称为“三和大神”的年轻人,他们没有固定工作,只做日结,赚了钱就去上几天网,吃4元一份的“挂逼面”,喝1.5元钱一大桶的“清蓝”大水,抽五毛钱一根的散烟,睡15元一晚的群居房,没钱就睡大街,他们不和家人联系,许多人卖掉了身份证,像行尸走肉一样活着。

我担心哪一天,有亲朋好友的孩子,像“三和大神”一样地生存,过早地放弃了自己,留给家人一份看不到希望的黯然神伤。

2018-10-10

留守孩子长大了,家人的烦恼也许才刚刚开始?

<< 法律可以审判不孝子,但难阻留守老... / 一个滴滴司机身后的中国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程明盛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